星期五上了七堂課,雖然說觀察課的小朋友實在是好乖巧可愛(這是蜜月期嗎?),但一天結束,放學後和搭檔處理表格到六點(週一的課完全沒備),確實有快要虛脫的感覺。但心裡一直想著FAYE明天要到臺北。腳步都開心了起來。

和BK、VIVI、FAYE約在西門町吃川菜。叫做黔園。老店面,客人不多,來的都是熟面孔,老闆都能搭上幾句話。BK就是。我喜歡他們的菜,有媽媽的味道,我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宮保雞丁會有骨頭,都已經叫「丁」了耶,還好黔園和媽媽一樣是用雞胸肉(大心)。
P1060509.JPG

BK說起大學時我們會到麵街吃成都川菜,店面也是破破舊舊,但口味還不錯。FAYE有一次一個人要點兩樣菜還被老闆制止,說是吃不完,叫她點個芥蘭牛肉就好。老闆愛護地球的觀念是很前衛的,哈哈。

一行人走在街上頗有覺得把西門町年齡層拉高的感覺,接下來到麥當勞,喝飲料,繼續講話。我們四人都是甲班單號,講起許多課來更有同仇敵慨的氣勢,像是聽二十首古典樂曲是一生最密集的時刻啦,我們在幽暗潮濕的琴房練勤彈琴,雙號去KTV開心的唱歌~每個星期都要交書法三張啦等等;FAYE講到有一次週五統計蹺課,我幫她拿了講義,然後還在上面留訊息,意思大概是「你沒來上課,但我想你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吧~縈」她心想:「沒有啊,我只是在寢室睡覺XD」

晚餐是華麗的發福廚房,英文名稱雖然是Bravo,但中文譯成發福實在是很有意思,吃了有福氣,然後也變胖XD。可惜沒有位置,然後肚餓的四人決定外帶到微風廣場美食街,旁邊的媽媽還說「這是哪一攤買的啊?」還好微風廣場沒有寫個「禁帶外食」,哈哈。
P1060544.JPG

大家聊生活聊工作聊感情聊家庭,我們仍舊要面對許多煩惱,11年過去了,有些做事方法進步了些,有些友誼讓時光留駐。余秋雨說:「真正的友情不依靠什麼。不依靠事業、禍福和身份,不依靠經歷、方位和處境,它在本性上拒絕功利,拒絕歸屬,拒絕契約,它是獨立人格之間的互相呼應和確認。它使人們獨而不孤,互相解讀自己存在的意義。因此所謂朋友也只不過是使對方活得更加自在的那些人。」我覺得余先生這番話很高深哪,大概是用來說明俞伯牙鍾子期或者李白杜甫的友情吧,我境界尚不能及,我的友情,只要你願意陪我聊聊天,散散步,便已足夠。

凌性傑說:「時間過去,這世界有崩毀、有成全,有恍然的明白。」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玉米
  • 我想稱讚你寫的很好,但我看見食物眼睛更亮
  • faye
  • 那個禮拜,我也是因為相同的理由雀躍著,雖然工作繼續沒動力,但有著繼續下去的理由。

    時間和空間好像把我們真的分的太遠了~~
  • 金風玉露一相逢,便勝卻人間無數。雖然秦觀說的是牛郎織女,說的是愛情,我想用來形容友情也是可以的。就像朱天心說的,友情是十年不見,聽流言不信。慶幸的是,我們不必相隔十年。

    elims 於 2010/04/22 22:06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