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趕回家煮菜,心裡設想的是海鮮味噌烏龍麵。於是前一晚備妥蝦仁、小卷、麵條、雞蛋。

回到家後,外星人不尋常的一直抱住簡先生大腿,一放下來彷彿抽屜夾到他的手指頭(還是自己推的)嚎啕大哭。我一邊趕著煮菜,一邊發現自己忘記切青菜和木耳,忘記把小卷再洗一次之後切條狀;拆開新買的味噌,就像跟一個新髮型師見面,有點忐忑,都是味噌,個個很不同。一邊煮菜一邊整理碗槽,幾滴油起來落於手肘部位,我才發現雙手不知怎麼的起疹子了。

新買的味噌就像新認識的髮型設計師,不能說他不好,就是味道不習慣,以致於份量太多太鹹,還得用熱水沖洗一番才能下嚥,這對我來說很不尋常,我常是忘了調味較多。

趕著天沒下雨之前去看醫生,因為掛號尚早,準備走到對面買個蔥油餅,在路口遇見客戶媽媽寒暄幾句之後,下一步我忘了自己在人行道邊緣,一腳踩空,痛的只好坐下來。兩次燈號轉換,走了過去,店家沒開。於是走回來,等等等。不知道為什麼別的揹巾裡的小孩安安靜靜,外星人都要沿途大叫。我只得在騎樓不斷走動。

醫師看了建議打兩針,左右手各一。說實話我自己覺得我不大怕打針呢,可是左手那針,護理師大力搓揉避免我淤青,到此刻還作痛,明目張膽,一點也不隱隱。

走了回來,到全家買了很鹹很鹹的手捲,和自我放棄的喝了奶茶(這世界上緊身的衣服瘦子穿好看,寬鬆的衣服也是瘦子穿好看,逼死我這個產後婦女了)。

到了家裡,外星人不接受餵食,繼續大哭,但我已經腳背疼痛無暇顧他。於是我默默吃完手捲,把球池裡的球,安靜的,不講話的(喔對了我還喉嚨痛),一個,一個往外丟,大概丟了七十個左右的時候,外星人鎮定下來了。恢復成普通的樣子了。

我洗碗,洗鍋子,把剩下的麵用熱水沖過之後瀝乾,還是很鹹。

記錄於2016.04.11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