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那個有點久又不大久的大學時代,某部著名的韓劇裡,大概是女主角說要變成一棵樹守護男主角之類的—那部韓劇我沒看完,不是我的調調,明明男配角比較帥,也付出得多,男主角除了空泛的說愛,也沒做過什麼事情,男配角最悲慘的是編劇叫他當「男配角」,真慘-總之,那時候的風氣是說要變成一棵樹好像是很浪漫的事情。

我最近也想過要變成一棵樹,完全是因為評鑑的工作讓我影印了難以計數的紙張,每次一印,都覺得有愧對地球,便與朋友笑著說,要變成一棵樹。有同事竟然說,要變成樹枝的末稍做成紙漿,輪迴比較快。

其實變成樹哪有浪漫,之前那個富翁的故事就給我這種感覺啊,寸步不離又如何,等五百年只求他一駐足。太苦了,這種沒有回報的事情,只存在故事之中吧。

全站熱搜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