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還記得,大二的時候吧,我在星巴克辛亥店,臨窗面對著LTTC的那個斑馬線路口,等舒雯。天氣晴朗,綠樹如蔭,然後我見她緩步而來,帶著側背包包,右手輕輕拂過瀏海,笑容青春可喜,推門進來,笑著說,等很久了嗎之類的。我回說,哎,你為什麼不交男朋友?

和舒雯認識是因為社團的關係,那時候覺得這個女生真是漂亮啊。這個疑問確實在我心裡盤旋許久。台大化工系,科系夠好了吧,難道整個系的男生都沒有人在追求你嗎?她回了我同年級化工系的男生都太幼稚什麼的,後來我才知道,何止同學,學弟學長都在追求呢,據說都可以排到化工系門口了。說真的,如果連舒雯都嫁不出去的話,我很難告訴自己抱持遇見右邊先生的想望。

在她去讀成大建築研究所之後,總算有了好消息。正是後來的新郎呢。我也記得我問她說,到底哪一點吸引你。她說,因為他是建築師才去讀研究所,所以有很多功課上的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幫忙。原來看似精明幹練的她,終究還是要找一個可以依靠的對象呢。


1158384629.jpg
婚禮那天看到姊姊,哇,長得真是一個樣子(不過舒雯是不上相的臉耶,沒關係,本人正比較重要)。也第一次弟弟看到了。因為和舒雯認識的這麼久,所以有時候也會談到家人。她以前在皮夾裡擺一張姊姊的學士照,據說是那種被照相館放大掛在門口等級的照片喔~現在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了。

我記得她說姊姊是那種在家會欺負(?)弟妹,但是弟妹在學校被欺負了,會跑到學校弟妹的班級去嗆聲:「你敢欺負我妹?你知道我妹只有我才能欺負」之類的話(太夢幻了我的媽呀)。她弟呢,則是在某一次舒雯改變髮型之後,說了一句所有男生都會說的話:「我覺得女生都是神經病,頭髮捲了要燙直,直了又要燙捲」

落落長寫了一堆,標題之所以是冠蓋雲集,一進場,「ㄟ?那是朱鳳芝嗎?」「ㄟ?那個人有點面熟耶,是不是在新聞上看過啊?」先看跟夏綠弟的合照,有照進來的大概是全場的1/4吧。
1.jpg

開場時是吳伯雄(聽來跟新郎爸爸是多年朋友了)致詞,接下來是黃主文,最後則是我覺得講得最好笑,也最有效果的蘇貞昌。5.jpg

後來還有什麼羅明才啦、蔡同榮啦,反正現在我一時也想不起名字的立委諸公。黑壓壓一片西裝吃飯,倒是真的很有意思。


2.jpg
重點還是新娘子啊,那天簡直就是美到不行,不過人原本就好看嘛,跟平時樣子相去不遠,只是新娘後來說,笑僵啦。

3.jpg
新郎則是一整晚笑得合不攏嘴,聽說連前一天的訂婚也是一樣high到不行。


4.jpg
好吧,最後是社團同學們的大合照。喂,這已經是我們這一期的第幾場婚禮了?仰山、子敏小媚、曉佩、宸睿淑映、立恆、家印,我說我們這一期的會不會太愛結婚啦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