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次,我坐車經過那些陽明山上大門深鎖的住宅前,都想,走出個人來瞧瞧嘛~

在台北住了九年,從來也沒去看過海芋,趁著天氣好心情也好出發吧。搭著從萬芳醫院這裡出發的109假日公車,有位置,到了山上再換公車就可以。大部分人好像都是騎機車,或者是團體三五人成行,我一個人走在路邊還真少見。所以只能自己幫自己拍照。0404.5.jpg

既然是花季,加上如此大力宣導,我想像的海芋該是下圖放大數十倍,數大就是美,沒有邊際才對吧?0404.2.jpg

其實上圖是一家店的門口,特別照顧過,因此很每一朵都很漂亮。其他的地方大致上看來應該是這樣,而且很多不但已經沒有花,有花的許多也已枯黃,不知道是漂亮的都已經被採走呢,還是怎麼的。0404.3.jpg

入園可以採的海芋大都奄奄一息的感覺,裡面採的人也不多,我想大家大概跟我想的一樣,自己去採還沒有人家路邊照顧的好呢,遠遠的拍拍照片,回家時再跟小販買就好。

所以路邊小販很多。0404.6.jpg

每一攤都照顧的好好的,花又漂亮又便宜,還為你包裝好。我明明很少買花,也覺得花謝掉之後很難處理,不過既然千里而去了,不買一點好像有點可惜。0404.7.jpg

回程已經傍晚,等了半小時公車,從竹子湖發車的公車早就擠滿遊客,沒有一班可以坐上去,只好默默的從竹子湖派出所走到第二停車場,其實也不遠,走路也不過20分鐘,只是就這麼一個人走著走著,前無古人後無來者,身旁車子呼嘯而過,幸好天色尚亮,否則還真有演靈異故事的潛力。大家下山大約是歸心似箭吧,我看著路邊,很想跟駕駛們講的就是這張圖(我就是那勢單力薄的行人哪,各位大哥大姊可以開慢一點嗎?)。0404.10.jpg


所以還是自己跟自己拍照,回來看照片,從鏡子裡面看,感覺像是左撇子一樣,咦,馬上想到一個金田一的場景,想到的人,請留言,我請吃飯,哈哈。0404.8.jpg

路上經過一處茶園,不知怎麼的有槭樹還是楓樹,火紅成一片,和已經是翠綠成峰的陽明山對照之下,像是另一個時空。如果我進去那座茶園,會不會出現一個殷勤的主人,我喝了一杯茶,重返陽金公路發現兩鬢已白,荒煙漫草,人事已非?(你以為你在演森林版黃樑一夢啊)0404.9.jpg

說起來海芋還是很漂亮的,不蔓不枝,就這樣白色一朵,潔淨大方。很俐落,又優雅。經過竹子湖的小販,有人賣一整束的淡粉色玫瑰才150元,比起一般花店便宜多了,不過拿回家,要做什麼呢?而且為什麼大老遠的要到陽明山買玫瑰呢?這樣一想,拿錢包的動作便停了下來。

小時候媽媽在花店上班,又喜歡插花。因此家中關於花藝的書很多,無書可看時,便常翻閱花的圖鑑,背背花語,但是也沒有特別喜歡花或者變成綠手指,唯一種植成功的作物,目前仍然是綠豆。第一次收到花,是國中畢業時,青美送了一束向日葵給我吧?0404.1.jpg

花型大剌剌的,很像我。而向日葵的花語是忠誠和愛慕吧。這麼大方奔放的花,卻是靜靜守候著沒有結果的愛情。

有一位漂亮的少女,名叫克萊緹亞,她非常地愛慕英俊瀟灑的太陽神阿波羅,雖然克萊緹亞頻頻向他示好,但終究無法擄獲阿波羅的心,難過的克萊緹亞於是開始絕食,只飲用露水充飢,希望能以此博得阿波羅的同情,來換取他的愛。
但是經過九天九夜不眠不休的盼望,不但沒有得到阿波羅的同情,站了九天而僵硬的雙腳變成了根,瘦弱的身體變成了枝葉,原本美麗卻已顯的憔悴的臉龐則化成了花朵。克萊緹亞的容貌雖然已經改了,但她的心意卻依然不變,臉龐始終望向太陽,阿波羅駕著馬車載著太陽走到哪,他的眼神就跟到哪,還在衷心期望著,哪一天能夠得到阿波羅的愛情


而阿波羅對達芙妮如此傾慕,追求的後果也只能眼睜睜看她變成月桂樹。所以,在原地也不行,追逐也不成,看來眾神明也是很苦惱的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