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日行程:早餐-TAKSIM大道-埃及市場-耶尼清真寺

本日早餐。


特別照這杯咖啡的原因是,服務生來收杯盤的時候,嘰哩咕嚕的問了我什麼,我沒聽仔細,以為他是說「請問可以收走了嘛?」我就用學會的土耳其語回答「Evet」(終於有機會用還覺得頗樂),結果過了一會,他又端了一杯來,咦?


所以我喝完這兩杯咖啡簡直就有橫隔膜在漂浮的感覺...


今天出門前牛牛主人幫bati梳毛,是旅館主人看我們每天早上都在跟他玩耍,讓牛牛主人試試看。




看起來很舒服喔!(BATI我好想你喔~)


在諮詢了專業建議(就是HASBI)之後我們決定前往Taksim廣場。從新城區的taksim廣場往南走,其中一條馬路就是獨立大道。是伊斯坦堡的高級路段,可以看到復古的路面電車trambay經過,是很有趣的風景。


準備去搭電車的路邊,花店面前,這是婚禮花圈(我知道這看起來像甚麼,哈哈哈XD)


先搭地面的電車tramvay從sultanahmet到kabatsai,步行換搭地下纜車(下往上路段)到taksim就可以。


sultanahme車站伯伯主動過來搭話,他一直數落美國:「America is no good no good」(一路上,我們見到的老伯伯對美國都很沒好感)


搭乘用的代幣。和台北新款的很像,不同的是,投幣後得到代幣,進站投入代幣刷,出站之後推門即可。我覺得這樣還不錯耶,至少我不用出站時在那七手八腳的找代幣了(是你迷糊吧...愛牽拖)


也有電子看板喲,頗方便。


剛興建好的tramvay車廂都很新穎乾淨,行駛也頗平穩,還會經過卡拉達橋,很近距離的看見那些釣魚的人,很有意思。


在國外旅遊,因為對著什麼都很好奇,和大家交換目光的機會很多,在那個電光石火之間,大家各自的心思是什麼?


購買代幣的機器。大概是因為距離很短,所以都是統一票價。


沿途的風景,浮光掠影,縱使我這麼愛土耳其,我心底了解,眼前的所有一切,都是浮光掠影。是土耳其的風景在我眼中反射出光芒,而這一切只是一閃而過的影子,是虛幻的,是短暫的旅行者難以深入觀察的事物。為什麼,還沒有離開土耳其,就已經如此悲傷?


電車速度並不快,可以慢慢的瀏覽市區風景。伊斯坦堡特有的天際線,我想,我會懷念的。


到了這條所謂步行者的天堂,兩邊都是商店,而且開的挺早(九點都開的差不多了)。


已經是旅程的倒數第二天,大家又被mavi困住了。土耳其是levi's等歐美牌子的代工地,而mavi則是當地品牌,許多t-shirt設計的挺好,也很便宜,特價品一件大概14TL(nt280),新款式大概24-30TL(nt480-600),非常值得好好的選購一些有土耳其設計又沒那麼「觀光客味」的衣服。


在獨立大道的郵局北邊往西的巷子裡,有魚市場。商品以魚為主,也有乾貨、香料、糖果糕點、蔬果,但是超●級●貴,櫻桃1kg要15TL(我還超認真的看1跟5之間有沒有小數點),我們菜市場買才2TL!


但是魚市場附近的室內商店街小東西倒是頗便宜。


午餐是burger king(冷氣萬歲),不過天氣好熱還真有點吃不下呢。


坐在窗邊的位置,先是看到警備車停在角落,還以為是要來接送高官子弟(剛好停在GALATASARA高中門前),警察三三兩兩下來就定位,才發現是有學生示威遊行,挺有意思的。


其實並沒有把獨立大道走完,因為走了三個小時大夥也都累了,加上附近看起來就是shopping,其實有博物館啦,但是在四十度的天氣,走三個小時大家都快脫水了,所以大家決定回到舊城區去逛些土耳其風味的地方。


在埃及市場旁邊的耶尼清真寺。耶尼清真寺本來是猶太人聚集的地方,穆罕默德三世之妻下令修建,經歷過火災、停工等天災人禍,終於在1663年完成,歷經65年。




進去之前,用頭巾包著以表示尊敬。旅程的尾聲,我感謝阿拉讓我們有個趟平順的旅程(沒有被乾洗),遇見可愛的人可以當朋友;遇見不可愛的人可以當作趣談;我也請阿拉庇佑他的子民(當然是ADIL和YASAR囉!)旅程平安,往後工作順利。


一樣的圓頂、窗戶、橄欖油燈(現在當然是用電囉)。


大家在那拍照參觀,有位媽媽看我們包頭巾包得亂七八糟,所以就主動過來幫忙,把大家都綁得很有造型呢!




趕快跟牛牛主人來合照。


幫我們綁頭巾的一大家人。


還有個爸爸盯著我和牛牛主人看了很久之後,帶著相機走過來,希望我們可以抱著他的女兒拍張照片,她好乖喲,被抱著也不吵鬧。他說他的女兒常常被人家講像日本人或(遠東的)亞洲人,我自己也覺得跟我們小時候長得頗像哩!爸爸比較像美國人一點,媽媽長得很土耳其呀!


我們一路從埃及市場慢慢走回旅館。在麥當勞忍不著還是買了冰淇淋。雖然有被插隊,但是那個人因為找錢還是什麼機器的問題,所以先做好的兩隻冰棒也快融化了,大快人心,嘻嘻。


大夥在陽台躺在戶外沙發上,喝酒看海看月亮。我們喝的是之前買的efes,張大哥好像喝了點Raki,李太白曾經說:「人生達命豈暇愁,且飲美酒登高樓。」那麼,這個可以遠望馬爾瑪拉海的夜空之下,你那心上的萬古愁能輕輕的註銷嗎?

我還偷看對面的人在幹嘛(好像是什麼工藝品加工),而且因為我猜拳輸了,還得向對面大叫「晚安」,因為對面的高大人種看起來太像電影裡的毒販了(電影看太多),郭老師幫我一喊,他往這裡一看的時候,我整個嚇到,囧,他們一定覺得這些東方人很蠢。


最後一個晚上的藍色清真寺。我明白,景物年年,我心不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