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聽朋友說一件事。她要結婚的前幾天,一個年少時代的朋友打了電話來。他們在青澀的少年時代有過一場外人如我看來似戀愛的追逐。十年過去,大概是每年同學會有見到面的機會,但日常生活早已斷了聯繫,兩人都各有穩定交往的對象。那人電話中支支吾吾說不出什麼所以然,只說覺得自己應該在她結婚前再打一次電話給她。彷彿想說些什麼的欲言又止,言談終究無以為繼。最後輕輕的說,祝你幸福。

掛上電話後,朋友說,少年十五二十時的畫面湧現,回憶翻飛。

心理學上說,「未竟事物」是「影像從背景中浮現卻沒有完結,在個人心中留存未竟事務,造成不可預期的情緒經驗。因為情緒未被充分覺知,徘徊在背景中,以許多方式在此時生活浮現,干擾與他人有效接觸。尚未面對急處理的未竟事務將一直存在,有時會在身體上造成阻塞現象,未表達的情緒會引發身體病徵。

而解決的方法呢?「回到過去事件,打開僵局及理解內在感覺。

我對朋友說,也許當年那場沒有結果的戀愛就是那人的未竟事物。在這個時間點,打了這通電話,和曾經愛慕的對象,以及過去的自己,告別。

另一個朋友說,已經分手十年。她仍記得前男友姿態隨意的彈吉他,她盤腿坐在地上,微仰起頭看著他,而他寵溺的摸摸她的頭,她幫他拉線錄製DEMO帶。
gutair.jpg
(這圖片好像是韓國明星裴先生?我想應當是很接近朋友描述的氛圍了。)

後來,他們不得不分開。離別的時那個擁抱,他說過的那幾句話的語調,胸膛的味道,她的眼淚溢出眼眶,滲進他的衣服裡,閉眼之後,狠下心,轉身,拿著行李離開。那時候,每一幕都是慢動作,白天晚上想起來,都是痛徹心扉。十年以後,現在每一幕都是侯孝賢的長鏡頭,真切而獨特的感受,只是,遠了。

遠了,但不是沒了。發生過的事情不可能忘記。何況是如此巨大的事件。現實生活中,他們分手了;感情世界裡,分手這兩個字從來沒有被說出口,所以就像是一縷絲線,總是有時看的見,有時看不見的纏繞。許多愛情專家都說,當一個男人(女人亦同)三個月不聯絡你,就是分手,不須說,也不必問。但是每個曾經被不告而別,遺留下來的人,傷痛之後縱使可以過自己的新生活,誰不曾問過一句「為什麼?」,沒有聽到那兩個字,就像那段感情沒有完結一樣。

完形治療裡面提到,「人的成長過程是不斷在經歷形成『外形』之後又破壞它,破壞之後又形成,不斷的進行『完形』的過程。其中有些舊的『完形』深深存留在個人腦海中或心中,無法忘記,如果個人擁有舊的完形越多,就越難形成新的『完形』。這也就是精神分析學派所說的『情結』,完形治療則稱為『未竟事物』,亦即一個人形成『未完成的完形』。」我想到幽遊白書裡面的仙水,絕頂聰明,有正義感,直到他看見錄影帶,舊有的價值觀被打碎,轉變成另一個人。毀滅之後,才有新生。很有道理噢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