唉(先來個嘆氣),看牙總是令人心驚。尤其對我這種腦波很弱的人。

在這期間因為太不安,還買了兩本書。

getImage2.jpeg

情緒之書:156種情緒考古學,探索人類情感的本質、歷史、演化與表現方式。

我的預期是像「背離親緣」那樣的探討,卻忽略了書的副標題,156種,每種情緒僅介紹1-2頁,有點失望。

getImage.jpeg

反派的力量:影史經典反派人物,有你避不開的自己。馬欣。

我一直收看著馬欣的專欄,不過這本書我也是失望的。因為它和專欄差不多,我以為會因為是書本,所以增加一些更深入的內容,但似乎沒有,那我就已經在專欄看完了啊...

生產前幾週,喝著茶補的牙齒卻突然掉了,只好匆忙結束與朋友的聚會,返家補牙。巷口的牙醫講話很銳利,也坦言自己的想法與一般牙醫不同。我並不介意派別,只要補的牙能好好牢固即可。不求一世,但求個兩三年吧。心情惡劣之下去補,牙醫輕鬆寫意的看了我之後,幾分鐘便補好牙。我鬆了一口氣。

接著在月子中心時,有一天早上,突然發現補的地方掉落。這對我來說真的是晴天霹靂。難道是生產時太用力,咬牙切齒嗎?於是我尋覓月子中心附近的牙醫,那時才生完不到兩週。找到復安牙醫,補的很是仔細漂亮。半年後接到回診電話,一來每天上班,下班帶小孩的日子實在太困頓,我真的抽不開身去看牙,二方面也是怠惰吧。於是距離上次洗牙過了一年。

鼓起勇氣去巷口洗牙,結束後巷口牙醫師說,有些小蛀牙要補。OK,預料中事。他接著說,有一個臼齒當初補的範圍很大怕會崩裂影響到前後兩顆牙,屆時會很麻煩,建議作牙套。我問不能先幫我補蛀牙嗎?他說不行,先做牙套,做牙套的過程中可以補淺層蛀牙,一邊看看牙套是否合適。

其實牙套做起來不過兩三萬,不是大錢,我的心理障礙是上次補的部分一個月就掉了讓我信心大失,於是我懷著不安的心情預約了復安牙醫。唉呀,從週三到下個週一,我晚餐都吃很少,食不下嚥。

終於捱到週二,距離目的地越近心跳越快。一進診間,陳醫師和牙助已在裡面。「醫師好,去年我剛生完來補過牙。」我說。

「我記得。」陳醫師說。我有點驚訝,但又不好意思問怎麼會記得,我想可能生產完十天去看牙的人可能很少,說不定那只是隨口回話。

我向醫師說明,然後表示,如果陳醫師有相同診斷,我希望可以在這裡進行後續的步驟。一開始醫師看了半天還找不到我說的牙齒,我心裡一邊緊張一邊開心,那表示其實牙齒目前看來無礙囉?接著照了一張X光,醫師的診斷是,這個牙補的面積其實也不是特別大,而任何一顆就算健康牙齒也有崩裂的危險,既然這顆牙已經用很久了,其實是不是有必要在這個時刻作牙套可以再商量。

陳醫師既然這樣說我鬆了口氣。我也比較有時間跟醫師亂講話,我跟醫師說,「唉呀醫師,我從上週就吃不下飯,我來之前還擔心自己會不會病入膏肓,會死在牙醫台上呢,還把提款卡密碼告訴我老公,嗚嗚。醫師如果以後去天涯海角我都要跟著你。」感覺醫師和牙助都覺得我很好笑(或可笑啦,神經兮兮的病人這樣),之後醫師幫我補了兩個地方。

離開診間時,我對醫師說:「我朋友都說要跟她的髮型設計師長相廝守,我說我才要跟陳醫師長相廝守呢。」感覺醫師和牙助又笑了。

醫師在我腳要離開診間時給我一張名片,原來陳醫師真的要離開到新地方去了,接著對我說,「謝謝你的推薦。」

「我嗎?」我是跟朋友說過,不過醫師怎麼知道?

「PTT的大安版。」

天啊,我才推文過而已。醫師是鄉民還是牙助是鄉民,我頓時覺得好糗,推薦醫師是一回事,被發現網路上的事是另一回事。

總之補完牙心情很好,進到商店都不問價錢就買了假掰果醬(一罐340元啊),還跑回月子中心看了一下,正巧遇上之前照顧我的幾個護理師(而且她們在幹嘛?在做評鑑...一張大大的桌子,擺滿了檔案夾和勾勾表),閒聊幾句,月子中心真的是從懷孕時期到此刻,我人生最懷念的地方啊。寫得很雜亂有點難收尾,大家記得半年看一次牙醫啊。找到合拍的牙醫就要追隨他啊(揮手下降)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