辦公室被交代要裝一台彩色印表機,所以花了兩個小時,丟掉五個整理櫃,十數本書、數個空的檔案夾,清理出一些空間。

 

20160525.jpg

於是有了資料需要銷毀,我一邊整理,簽名躍入眼簾。

是剛進公司的時候,待過同一個年段的同事。其實交談並不多,算不上朋友,我記得的,是他削瘦的身影,以及開朗的笑。覺得難過,是因為年輕的生命嗎?還是因為突然的到來不及?

梅艷芳唱, 「俗塵渺渺 天意茫茫 將你共我分開 斷腸字點點 風雨聲連連 似是故人來。」

甚麼要緊,甚麼不要緊?適逢五月的公司氣場很亂,所幸我樓層高,地處偏僻,洶湧的浪潮到我眼前已是空氣中的小白點。我希望穿透迷霧,看見,真正重要的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