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中時代的班長結婚了。

班長不用說,芳慈的功課好,籃球打得好,人又活潑好相處。我總是記得,在那個星期六要上課,還得搬一張小板凳在烈日下曬兩節課的例行公事裡,全班有四個人可以不用下去聽訓,班長一定有的,另外三個感謝旦旦提醒,是現在的醫師、可以分掉我半個的宜修,還有老是坐在我旁邊,他長高我沒長的政衛。他們被數 學老師留下來,作特別訓練。在我們那樣一個升學班裡,功課本來就是重點,而被老師欽點的人,除了功課本身,隱約透露某種「我的潛質是被老師肯定的喔。」畢竟和如我一般資質尚可只是努力的人有所區隔。

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。-杜甫
喜宴上,見到一些許久不見的同學,國中同學們感情雖好,倒也不是每個人都常見到。有些人攜伴出席,真好。有些人已五六七八年不見,談笑間的開懷仍一如以往,但不可否認某些人的生活已經遠遠的與我分開,即使相見想要親近,仍然無力。那是因為生活分隔而產生的巨大斷層,而我們都明白喜宴後一別,生活仍然沒有交集。有點感傷,不過也沒有辦法啊。

總有一天我要忘記的,忘記那曾經發生就不可能忘記的事情。-淩性傑。
政衛笑著說,以前他總是戲弄我。說有一次我跟小白借了一百元,他故意說我欠了兩百,而我竟然就拿出兩百元了。我真的不記得了啊,果然是屬於容易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角色吧。( ̄ ̄;)

貼一下班長的婚紗連結。
點這裡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