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日行程:藍色清真寺(Blue MOSQUE)-聖索菲亞博物館(Ayasofya Muzesi)-午餐-多馬巴哈切宮(Dolbabahce Sarayi)-有頂大市集-附近閒晃買水果

我們住宿的地方窗外便可以看見藍色清真寺。早上在樓頂用餐,陽光照拂,非常夢幻(但是很熱啦)。






我想想,這次牛牛主人輸了什麼?唔,我怎麼記得是我猜錯Hasbi的年紀?


我們的新導遊是個退休的老伯伯,腳步穩健,精準確實,像是教官也像是嚴肅的歷史老師。


我覺得他不喜歡我們問(他覺得蠢)的問題,而且他也喜歡講"Do you understand?","who can speak English?",讓我自己覺得好像準備歷史考試的學生喔,也會對自己英文不好感到慚愧。

旅館門口就是戰車競技場(At Meydani),位在藍色清真寺西邊,以前是個競技場。戰車競技場的最大特色,三根柱子。

首先,君士坦丁方尖碑。是君士坦丁7世建造的。


中間的是高達8m的螺旋形青銅蛇柱,不過斷掉啦,由希臘特斐爾的阿波羅神殿帶回來的,而這是希臘當初在西元前五世紀為了紀念贏得波斯戰爭而建造的。眾人短評:也是拿人家的東西嘛!


最靠近外側是狄奧多西一世方尖碑。是羅馬皇帝從埃及搬回來的,本來是埃及神廟的柱子,柱子上有楔形文字。眾人短評如上。XD

這個景點一下子就過去了,幾乎沒有時間拍照哩。好像在行軍。

藍色清真寺,是舊城區的觀光中心。土耳其的清真寺以圓屋頂與尖塔為特徵,藍色清真寺有6根塔,通常大清真寺配置四根柱子。六的由來,據說是當初要用黃金(altun),但是設計師聽成6(alti),因此才有這種「不符規格」的狀態產生。


從大廳往上看,高闊的圓頂總共有260個小窗戶,透過馬賽克玻璃灑近來的光線五彩繽紛,令人眩目;地毯紅綠搭配非常搶眼,觸感柔軟;阿拉伯的藝術字據說是大師所寫,龍飛鳳舞,空中盤旋;伊茲尼磁磚用了兩萬片,奢華細膩。但我是過客,不能久留。藍色清真寺這個景點感覺很大,可是教官一下子就講完,所以我印象好稀薄啊。


接下來是對面的聖索菲亞博物館。


我認為聖索菲亞博物館是我心中最能代表土耳其的建築物了。和土耳其的歷史一樣,有人來了,有人走了。西元325年時,拜占庭帝國來了,歷經了360年,當時世界最大,建築技術最好的建築物完成了,此後基督徒在此禱告,聲音飄散到馬爾馬拉海面上,悠悠的穿透天際。


然後1453年,影響世界歷史的其中一百件大事發生--君士坦丁堡淪陷,回教徒來了,穆罕默德二世將之改變成清真寺,鋪上了禱告地毯、馬賽克塗上白漆,面向聖地麥加的祝禱一天五次,過往的基督教歷史悄悄後退,一直到20世紀才被美國調查隊發現。


教堂裡的馬賽克許多已經遭到嚴重損害。沿著入口左側的斜坡到上頭迴廊,景色又不一樣。


圓盤上的字有幾種,一種是簽名、一種是祈禱文等,就不曉得這種是哪種囉。


原本應該有泉水的地方。


幾經動亂,土耳其在現代歷史站穩腳步,國父阿塔圖克來了,把它改變成博物館。現在這裡進出的是,來自世界不同種族不同宗教的遊客。


離開聖索菲亞博物館時,下起大雨。這是第一次在土耳其碰上下雨。




到紀念品商店吧。一樣水洩不通,而商品昂貴到令人咋舌。




午餐時間,一人一份的料理,口味清淡,沒那麼傳統土耳其了,頗好吃。


午餐過後,搭車(還是benz,但是更新更豪華哩)前往多馬巴哈切宮。一樣遊客眾多。


進去參觀要等待、排隊,有動線控管,沒有空調,不能拍照。我記得我們在幾百個房間中快速穿梭,導遊帶著我們參觀,解釋房間功能等,非常詳盡清楚。而奢華細緻讓人驚嘆連連。

皇宮是地31代蘇丹從1843年起,耗費10多年才由木造建築改成今日的模樣。皇宮坐落在海邊,外觀雄偉,內部精緻細膩。幾乎到了有壓迫感的程度,什麼都太華麗,什麼都太精緻,沒有留白的餘地,沒有喘息的空間。


鄂圖曼最後六位蘇丹曾經使用,土耳其改為共和後,阿塔圖克也在此辦公,為了紀念他,辦公室的時鐘通通定在去世的時間,09:05。

我跟牛牛主人說,你瞧,我轉圈圈的地方曾經有公主也在這跳舞等待王子呢。或者是,這條地毯阿塔圖克走過喔。經有誰的身影同樣照在這面鏡子上?如果是電影場景,當我轉身回頭,那個曾經也在此駐足的人是誰?


我們僅有一個多小時參觀伊斯坦堡最有名的景點之一「有頂大市集」。導遊叮嚀我們,絕對要小心包包。裡面店家約有4400家之多(每間店面至少有2-3人,所以這裡創造了至少一萬五千個工作機會,哇)。我想這裡絕大多數都是觀光客,大家用日語韓語(日本和土耳其關係很好)向我們打招呼,並不是被誤認不開心,而是太商業化太甜膩,我們也看到有老闆向外國遊客求婚呢,說要帶她去買鑽戒,其實是很有趣的。但同樣的商品在短時間內密集的重複著,喪失土耳其那種淳樸的味道,牛牛主人說:「我還希望他們用土耳其語向我們打招呼呢。」


只買了明信片,一開始覺得太貴,他自動降價的。17歲的大男生,還是學生,幫忙家裡生意。後來看我在那裡等大家,拿了一張有一個小女生的明信片給我,說是送給我,是他的妹妹。非常可愛的一個娃娃,我請他寫地址,說會這張明信片寄給他。結果旁邊的鄰居大概是怕他不懂(其實我有「手指土耳其」,沒問題的,哈哈),跑過來幫忙,拿起筆一邊問一邊幫他寫地址。希望他有收到。這是我在有頂市集裡面,覺得沒那麼壓迫的購物了。


回到旅館到附近購物,1公斤的櫻桃2tl(nt.40)、買了兩顆水蜜桃2tl。我跟牛牛主人吃到都覺得快吐了。今天我覺得自己不夠專心,也許是離開adil還覺得有點感傷,更大的原因應該是例行性的衰弱期到了,沒辦法時時刻刻跟上行軍的腳步。不過一路走走停停,好像也沒那麼不舒服了噢。

回到旅館,一切都很安靜。我和牛牛主人在陽台寫明信片,我們看著馬爾馬拉海,想著這些天這些人這些事,竟然已經有離別的感傷了。




晚上的餐廳沒有人,牛牛主人喝茶,我喝土耳其咖啡,Hasbi偶爾和我們交談,九點多時還送我們一盤點心。


占卜一下吧!


看不懂...。


咦,是肚子餓還是我們真的適應土耳其甜點了,竟然覺得很好吃。可以嫁來土耳其了,嘻嘻。


Hasbi的英文程度好很多,看我們在那看書,就告訴我們他推薦的交通方式。不過比起來的話,Myrat還是比較可愛哪。我說,你看,他都要跟你聊天。牛牛主人:「那是因為我們問他怎麼去新城區搭車,總不能問完問題,人家還站在那裡,就不理他吧!」也對啦,他幫我們開完窗戶倚在窗台,襯著藍色清真寺的身影是有點哀傷(說不定只是很熱而已XD)

所以,我們知道了Hasbi老家在黑海沿岸小鎮Trabzon(旅遊書真是好物,這時候趕快拿出來問他住在哪裡,還可以延續一個話題),手機是新的samsung,在旅館業九年了,去過土耳其很多地方,待過安塔利亞,平常搭捷運(metro)上班,晚班是下午3點到11點,這裡的飯店東方旅客大多是日本人,我告訴他,因為我手上這本書是日本出版的,把他們旅館列為很好的選擇。我們要了地址,照了拍立得,寄給他做紀念。


十點左右我們打算回房間,我們點了蘋果茶和土耳其咖啡,我到問Hasbi是不是要告訴他房號,他問我「WHY?」當然是要簽名到時候退房時付錢啊,不然呢?結果他說free的,唔,我真有點搞不懂土耳其人哪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ims 的頭像
elims

My way

eli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